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登小北山

  • 作者:徐天亮
  •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26日
  • 点击数:3180 次

        周末下午,我们几个驻守团场相对就近的援疆干部应援友林奇所约,赴兵团七师126团爬境内小北山,登山健身,并领略哈萨克族人的民族风情。在126团社区朱主任和两个小伙子的热情带领下,我和林奇、刘仁柱、沈绍宏四兄弟穿越戈壁前往小北山。

        沿途戈壁起伏跌宕,一簇簇梭梭、红柳间夹沙枣树,或随风招展,或稀落慵懒。只偶见一些青草在黄土中闪烁,却也吸引了成群的绵羊。这些可爱的群体,有灰白的,有棕黑的,三五成群,其乐融融。有的埋头啃草,有的抬头两眼骨碌碌地瞅你,然后脆脆地叫两声撒腿就跑,引来羊妈妈慈祥的呼喊,带动其他羊宝宝一起欢畅地撒娇,像大合唱般,此起彼伏,温情脉脉,甚是牵人心肠。马和骆驼也间或其中,三三两两。那些棕红色的马儿甩着长长的尾巴,晃晃悠悠,悠闲潇洒,还有的挨得很近低头吃草,仿佛在窃窃私语。骆驼们在这群落里就全都算是大人物了,它们长长的脖子,高大的身躯,起伏的驼峰,还有仿佛洞察一切的深邃眼神,都让你折服其高大上。它们或站在草丛中顾盼,或匍匐着闭目养神,或一动不动注视着你,仿佛能够窥视到你的灵魂深处,这些沙漠之舟、荒野之神,就是纯粹的哲学家和思想者,身临其境会不由让你产生膜拜的冲动。

        沿途零星有三两间低矮的房屋,并夹有破砖碎石圈成的羊圈,特别显眼的就是黑黄的牛马粪晒干摊成的粪饼了,一块一块整齐的叠放成围墙状。向导朱主任曾经长期在基层连队工作并担任过连长,深谙民族风土人情的他告诉我们,这些粪饼并不脏也不臭,因为这里的牛羊吃的都是山里的草,喝的是山涧的雪水和溪流,没有污染。哈萨克族是游牧民族,牧民们吃住在山里,牲口的粪饼就是他们日常煮饭和冬天取暖的燃料。我们停车来到这些小屋,但是几乎全部关门上锁,人畜全无。朱主任告诉我们,因为今年雨水稀少草木不旺,所以山体未青依然灰黄,牛马羊没有饲料粮草,所以很多哈萨克人都已经放牧牲口转移到小北山深处的大北山里去了,据说那里山深林密雪厚而且草木旺盛。朱主任看出我们满脸的遗憾,他说,还有少部分哈族人还没有走,说不定我们能够碰到,因为有羊群有骆驼就有哈族人。或者,再等一两个月小北山的草估计也会转绿的,那时候哈族人就赶着羊群全都回来了,因为小北山距离兵团的团场近,生活用品采购方便,而且,兵团人对民族同胞很友爱,不但为他们集中盖了房屋,还满足他们不愿长期定居走哪住哪的的游牧习惯,冬雪天腾出火墙火炉齐备的连队营房给他们暂住。民族人有个大病小灾的,兵团驻地领导和医护人员都会非常关注全力相助。朱主任告诉我们,现在,刚才我们进山,沿途道路修整平坦,有的地段已经铺上了水泥路面,沿途一定间距的圆形水泥建筑就是兵团和地方政府帮助哈族人修建的蓄水井,方便他们生活和养育牲口,如今,牧民们出山采购或者到集市买牲口,已经不再骑马而大都改为骑摩托车了。我赶紧问,刚才我们进山一路上看到的那几个人,他们有的摇摇晃晃骑着摩托车,有的歪躺在路边睡觉,有的坐在草丛里喝水,但身边都架着一两辆摩托车,难道他们就是传说中的哈族人?朱主任大笑,说我猜对了,哈族人因为长期游牧,与牛羊为伍,独来独往,散放惯了,不习惯群居和定居,所以也没有丰富的文化娱乐,哈族的男人大都喜欢饮酒而且经常一醉方休,他们酒醉则倒地就睡,幕天席地,全然不讲究,并且早已习以为常了。刚刚我们看到的都是哈族人,他们家家牛羊成群,其实按市场行情估价都非常富足,买得起城市的房和车,但这些都不是大多数哈族人的追求,他们到集市卖了牲口采买了日用品,顺便下酒馆畅饮一番就很知足满足。呵呵,崇尚自由、率性而为的哈族人,你们可真的好可爱、好可敬、好任性啦!

        终于,趟过一条浅浅的小溪,来到了小北山的山脚下,我们的车子底盘太低无法继续上行了。于是,我振臂一呼,几兄弟和陪同向导的小葛小王一起开始登山。山体连绵起伏,我们登的是其中的一座,其实只能够算一小山丘了,因为我们是下午进的山,还要预留好时间往回赶。山没有阶梯无路可循,更不可能有什么安全带,是原汁原味裸登。我们寻找凸起坚固的岩石抓住,手脚并用,一块一块岩石向上攀爬。山上的石块大小各异,有嶙峋的,有平滑的,有的石块和草木藤蔓长期纠缠早已连为一体,这些的岩石就带上了植物的色彩,也就多了些生机和情调,我们攀爬时也就容易省力些。也有岩石松动,抓住后有泥沙滑落的,那就必须放弃另外再觅目标。山藤很多是多刺的,我叫不上名字,但不小心抓了下,手上和胳膊上扎了好多的长刺,疼得我只咧嘴,唉,男人嘛,得忍住,女孩子大喊大叫又哭又闹那是可爱,男人是特殊材料锻造的,必须咬牙挺住。我小心翼翼拔掉扎在肉中的刺,继续奋力向上。呵呵,也许真的是年龄比同行的兄弟们大些,或者是这些年锻炼的太少有些发胖发福了,林奇和仁柱两兄弟已经登顶了,瞧,他们临风而立,居高临下,指点江山,真可谓意气风发啦!永不服输是我多年来养成的性格,尽管我已经满头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但是我坚持不停歇、不止步,锁定目标,以勤补拙,一步一个脚印,一级一级攀登,不求快速度,但求脚跟稳。终于,我以恒心和毅力克服了体力的不足,最终攀上了顶峰,征服了这座其貌不扬但却也崎岖坎坷的小北山。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尽管是座小山,但登顶四顾,群山环绕,蜿蜒起伏,连绵不绝。远方或青黛滴翠,或峰峦叠嶂,近看或粗犷奔放,或满目苍黄。抬头天近云低,蔚蓝似海,云朵如棉。耳旁隐隐传来羊欢马嘶,鼻翼隐约草木清香,更有那山风拂面,清凉舒爽。此情此景,早洗去刚才登山的疲倦不适和挥洒的汗水,甚至这些年来诸多的人生坎坷和凡尘纠葛也忽然间荡然消逝。虽然无酒,但醉在这山风山景,愿驻足不回!

        依依不舍,在落日的余晖中我们出了看似平凡却如临仙境般的小北山,在热情的蒙古包里端起了好客的主人为我们准备的热腾腾的奶茶,茶香弥漫中,我不由自主又想起了小北山,想起了戈壁草间欢畅的羊群,想起了山脚下简陋的小屋,想起了山里的哈族人,想起他们醉卧道旁的憨态可掬和自由简单的快乐幸福。

Copyright © hayjw.cn All Rights Reserved 淮安援疆网 版权所有

电话:0992-6867652    备案号:新ICP备14000166号-1